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穿越之皇后》穿越之 第30章:常紫琳耍心机 穿越之皇后天然受

《穿越之皇后》穿越之 第30章:常紫琳耍心机 穿越之皇后天然受

发布时间:2020-09-22 14:17:29编辑:百小白来源:当当网络文学(牡丹江)有限公司
小说作者:百花未影 状态:已完结

《穿越之皇后》作者:百花未影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慕容萱,闵慧兰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慕容萱提起裙装,手抓着两边,左脚迈进辛者库的第三个台阶时,冬儿开心的跑过来,搂着她的脖子喊:“萱姐姐回来了~” 她的声音与一起送

>>>《穿越之皇后》在线阅读<<<

《穿越之皇后免费试读


慕容萱提起裙装,手抓着两边,左脚迈进辛者库的第三个台阶时,冬儿开心的跑过来,搂着她的脖子喊:“萱姐姐回来了~”

她的声音与一起送慕容萱回来的士兵都听见了,冬儿这时才想起这个称呼不能随便喊,马上改口:“我的好姐姐,你终于回来了,想死冬儿了。”

冬儿搂抱着慕容萱撒娇的说。

慕容萱也知道冬儿这个鬼精灵反应的蛮快的,她推开冬儿的热情搂抱,偷偷的看了看那几个士兵,她用右手的食指尖指了下她那高高的鼻梁:“死冬儿,你以后要注意点,别乱喊我萱姐姐,记住叫轻儿…”

慕容萱轻声说着,怕再被别人听见。

冬儿一听,拉起慕容萱的左手:“知道啦,轻儿姐姐,我知道了”

冬儿故意大声喊轻儿姐姐,弄到那几个士兵在抓了抓头脑,慕容萱看了看,与冬儿对视了一下,两个人偷偷的笑了起来了。

就在这时候,陈姑姑走出来了,她一脸高高在上的姿态,让慕容萱与冬儿两人马上停止笑容,双手放前向她行礼问好:“参见陈姑姑,陈姑姑好~”

“嗯~安轻儿,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,不知道这句话会不会在你身上应验?好了,都下去吧,以后给我长点记性,别再到处乱闯,不然~像你这样的小命可不是每一次都那么好运气能捡回来~”陈姑姑一脸不屑的表情看着慕容萱。

慕容萱不敢直视她那严苛的眼神,低头揖了手说:“是~陈姑姑教诲的对,安轻儿铭记于心~”

陈姑姑走到那些士兵面前,低头了下,向他们说:“谢谢大家,辛苦了,各位兵爷可以回去与太后交差了”

几位士兵听了之后,向陈姑姑行礼告退。

慕容萱与冬儿站在陈姑姑的身后,不知道这个陈姑姑又会怎样想法子来整安轻儿了,两个人的心里都这样想着,陈姑姑转身发话:“安轻儿,晚膳离现在还有两个时辰,你去把洗浣池的那堆衣服都洗了~”

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了,慕容萱心里刚刚在想,现在马上就来了,她觉得倒霉的日子又要开始了:“是~陈姑姑”

陈姑姑走了,冬儿嘟起嘴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又看着慕容萱说:“姐姐,我刚才还在想这陈姑姑会不会又整你呢?真被我猜中了~”

慕容萱听到冬儿与自己说的一样,她傻笑了起来,看着冬儿那俏皮的脸:“冬儿你与我想到一块了,唉~慢慢熬吧,走了,我先去洗衣服了,幸好有我之前发明的洗衣机呢!不怕。”

慕容萱根本不知道在她犯错的时候,太后已下令辛者库不得再出现这种懒人的工具,冬儿一脸愁眉的说:“姐姐还不知道,你犯错后,那洗衣机被收走了,不能再用了”。

慕容萱一听,真是杯具,连这么好的发明放着不给用,非要事倍功半的效率,真是让人觉得这个年代的保守会呛死人的。

冬儿看着慕容萱的神情有点失落,她自告奋勇的说:“姐姐不怕,冬儿帮你”

辛者库里就只有这两个小身板站在湿漉漉的洗浣池边忙碌了起来,两个人还玩起了泼水狂欢,而远处的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辛者库的那棵大树下,看着她们,心里乐滋滋的~

御书房。

灯火通明,御书房的摆着了好几叠的奏折,在那个龙凤呈祥的烛台上的红蜡烛燃燃升起那火,一手托着半边头,一手无心的翻起那黄色的小本子看,身上披着一件双龙戏珠的披肩的祁祯,把奏折合起来,看着外面,唉声叹气的:“唉~我怎么老想起安轻儿的一频一笑呢?不过,她真的挺美的,嘻嘻~”

祁祯想到这傻笑的样子挺可爱的,刚被踏进门口的小李子看在眼里,心想:万岁爷终于笑了,好几天愁眉苦脸的,吓死小奴才了。

小李子手里捧着一盘新鲜的水果,腋下夹着佛尘子,腰微微的弯着走,来到御书台前,道:“皇上,这是新鲜的贡果,你尝尝吧~”

祁祯展开的眉眼马上收了回来,看着台前弯腰的小李子:“小李子,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小李子心里偷笑了一下:“回禀皇上,我是刚刚进来的,终于见到皇上笑了,小李子替臣民开心,谢天谢地~”

不知道是灯光太亮了还是祁祯想掩盖他心里的那份开心,他突然性情大变,对着小李子一手扔了那本黄色的小本子过去,砸在他头上说:“你哪来那么多费话,朕交代你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祁祯站起来,两手放在身后,微微抬起头,看着天花板上的雕花。

小李子吓到连忙下跪,手里端着的水果盘放在地上,两手放在头前下拜:“皇上请恕罪,奴才,奴才也是关心皇上的龙体呀!皇上高兴,奴才也高兴,我自己掌嘴,不该乱说话”。

小李子说完,马上用自己的右手刮自己的脸,啪啪啪的响,声音在这个安静的御书房中。

祁祯显的不耐烦的样子,说:“小李子,你还没回我的话呢?掌嘴也要告诉我吧?难道你还想继续跪这掌自己的嘴?”

祁祯话中有话,他的意思是小李子不要再掌嘴了,与他谈话,说说交代给他的事情。

小李子从小随在祁祯的身边,祁祯的话他当然懂,他听到祁祯这样说,陪了个笑脸说:“是~皇上,您交代我的事已经查清楚了,安皇后回到辛者库去了~”

祁祯一听安轻儿已无性命之忧,他偷偷的笑了笑,看着跪在地上的小李子:“快起来吧,你跪着不累吗?起来吧~”

小李子一手捂着膝盖,一手拿起佛尘子,站起来后,端起那盘水果,然后用拿着佛尘子的手擦了额头 ,祁祯看着那盘水果问道:“这是哪里给的贡品?”

小李子回道:“辽国那边新进来的,皇上尝尝~”

小李子把盘端高在祁祯的面前 。祁祯随手抓起一个贡梨往口里大大的咬起来吃着。

外面传来了蟋蟀的叫声,月色铺在了御书房外的花园上,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装饰,那小路一直通向宁心殿的那边,祁祯咬着贡梨停了下来,看着盘里剩下的那几个,然后指着门外说:“去,把剩下的送去给安轻儿~”

接着再咬一口,像一只饿虎那样大口大口的吃。

小李子听了十分意外:给安轻儿?那不是辛者库那么?难道皇上…

小李子不敢多想也不敢多问,他觉得自己的嘴开始有点麻痹的疼痛。

辛者库。

在台阶上,慕容萱与冬儿两个人手里拿着馒头嚼着,她们一边吃一边说笑,在远处的辛者库木匠屋里的灯火还没熄灭,陈小川叮叮铛铛在敲打着什么,有时候就站出门外看看她们两个,心里显的乐悠悠的。

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不一会儿出现在慕容萱的面前,佛尘子往臂上一甩,道:“谁是安轻儿?”

一位面生的公公看着地上的两人问。

慕容萱站起来揖手:“公公好,在下是安轻儿,请问有什么事?”

公公从脚开始看了一遍慕容萱:“好一个美人胚子,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灵动的气质,来呀~把这几个贡果给这美人”

话刚落,只见身后其中一个小太监端上那盘贡果。

“好福气~我们走~”

公公看了慕容萱说了一句话,带着那两个小太监走出了辛者库~

冬儿大声欢呼着:“哗~好多好果子,谁给的丫?”

慕容萱也不知道谁给的,不过看这情形能吃到贡果的只能是宫里的达官贵族,莫非是:王爷?不对,他还不知道我是安轻儿,莫非~

冬儿一手拿一个,开心的道:“不管是谁的,吃了再说呗~”

说完就吃了起来,慕容萱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
第二天的早晨,慕容萱不会像以前那样睡懒觉不知道醒了,她明白了自己要是还那样的话,说不定又要挨打了,想想皮肉之苦,她都起鸡皮疙瘩的,后怕的心还是心有余悸的。

“不好啦~不好啦~”辛者库一宫女一边跑一边喊,手捂着胸口,跑到慕容萱的旁边,慕容萱正在水井打水呢!

宫女身穿的素服与慕容萱的不一样,她的浅绿色的宫服,而慕容萱的是一套浅蓝色的,让她更清新感了,她听到小宫女跑着急的跑来叫自己,慕容萱的樱桃小嘴在阳光下更显性感,神情若晃的看着她,小宫女用手抓住慕容萱的双手说:

“冬儿,冬儿出事了~”

慕容萱正提起那小桶水,听到冬儿出事了,手中松滑了下,水从桶里倒地上了:“昨天不是好好的么?出什么事了?”

“她,她被官吏长抓走了。”

小宫女指着冬儿被抓走的方向。慕容萱说了声谢谢,跑去小宫女指去的方向去了。

她顺着小宫女指的方向,来到一个红色墙的拱桥小院里,她喊着:“冬儿,你在里面吗?”

慕容萱探头看着里面,看到一处小竹林,旁边还种有一些美丽的花,她走了进去,当她一经过小拱桥的时候,双手被人从后面抓住了,慕容萱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感觉两手被抓的紧紧的,她被带到了里面,被后面的人推在地上跪着。

《穿越之皇后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百花未影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萱,闵慧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百花未影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穿越之皇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萱,闵慧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穿越之皇后

穿越之皇后

作者:百花未影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百花未影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萱,闵慧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百花未影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穿越之皇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萱,闵慧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