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穿越之皇后》重生之皇后下堂 第29章:只是昨日阳光 穿越之皇后父子文

《穿越之皇后》重生之皇后下堂 第29章:只是昨日阳光 穿越之皇后父子文

发布时间:2020-09-22 14:16:48编辑:百小白来源:当当网络文学(牡丹江)有限公司
小说作者:百花未影 状态:已完结

《穿越之皇后》由网络作家百花未影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慕容萱,闵慧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在午后阳光中,辛者库里都忙碌了起来,冬儿心里一直在想着她的姐姐慕容萱同时又是安轻儿的她,她在心里祷告希望慕容萱能回到她的家乡那去

>>>《穿越之皇后》在线阅读<<<

《穿越之皇后免费试读


在午后阳光中,辛者库里都忙碌了起来,冬儿心里一直在想着她的姐姐慕容萱同时又是安轻儿的她,她在心里祷告希望慕容萱能回到她的家乡那去,不要再在这深宫似海的地方了,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像她想的简单,慕容萱想回到现代,除非出现时光遂道。

冬儿搓着手上的衣服,在浣池边随意的抛起,那水花溅到了对面,对面的木木就迎来了一双势力的眼神,她一手甩下衣服在池里,走到冬儿的身边,两手插腰:“你居然敢泼水到我身上,看我今天不撕了你。”

木木一边说,一边就用手去抓着冬儿甩,好几个瘦小的宫女都围了过来,冬儿与木木都被拉开,这争吵与打闹引来了领班姑姑的注意。

冬儿看着蛮不讲理的木木,一脸委屈的样子:“木木,我又不是故意的,你也不能一上来就打我丫?”

木木一脸的嚣张与不服的样子,想挣脱她们过去再打冬儿,她的衣服上半身沾了一些水,也没有湿透丫,她还是心有不甘:“你不是故意的?为啥你往我身上甩?还说不是故意的。”

木木使了一个眼神,拉住她那两位宫女旁边冲了过去,抓住冬儿就打,后面传来了声音:

“你们在干吗?没有把我放眼里是不是?”

在身后让出一条小道,一位身穿浅蓝绿色的衣服,头髻后面的一枝发簪在她的走动下,晃动在背后,一脸的严肃,柳眉大眼,乍一看,也是美人一枚,她走过来,看了看木木,又看看了一脸委屈的冬儿,叫她们都松开手。

众人看了,都齐行礼:“金姑姑好。”

“嗯~还知道我好的话,这事到此结束!都干活去,还有今天被贬宫女的皇后就要回到这里,所以,她创造的洗衣机已经被太后收走了,从此辛者库不得再出现这个洗衣机,你们都给我好好用手洗吧。”

冬儿一听,怪不得午膳回来就没看到那些洗衣机了,她走到金姑姑面前,心里又压抑着这个兴奋的消息,行礼问:“金姑姑,请问是不是前皇后安轻儿?”

金姑姑藐视了一下冬儿,用手摸了一下右额的头发:“从今以后没有什么前皇后,只有婢女,听见了没有?”

“是!”大家都揖手回话。

冬儿还想知道,既然回来了,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她,她心里开始又担心了起来。她还是硬着头皮多问了一句:“金姑姑,为什么还没见她回来丫?”

金姑姑冷哼了一声,道:“会回来的,你也太关心了吧?都好好干活吧,还有谁要再来闹事,就给我赏三十大板。”

“是!”

金姑姑落下话离开了她们,冬儿与木木两个人都不敢吭一字了,但是木木还是嘟着嘴看了看冬儿,心里嘀咕着有机会有你好看的。随后回到池边洗衣去了,大家都散去,各自干活了。

冬儿站在那,心想着安轻儿,既然回辛者库,为何没有见到她?她会去哪里吗?,冬儿漫不经心的拿起手里的衣服来回搓着。

凤汝宫。

在那张凤椅上坐着高贵端庄的太后,她的手指套显的格外引人注目,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安轻儿,一脸秀气,眉清目秀的,小小的樱唇可爱中又透着几分性感,她答应过祁祯免她死罪,不再治她,那也只能把她送回辛者库那个卑微的地方,她看着安轻儿说:“抬起头来。”

慕容萱知道自己是逃不了这命运的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,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威严的太后,曾经母仪天下的皇后,到底是不是像电视剧演的那样恶毒。她从她的眉间看出,这太后虽是严肃,但心慈面善的感觉让慕容萱从进门的那刻起,放松了几分。

太后又发话了:“你既然贵为皇后,难道还不知道宫中所有的规矩?你可知罪?”

慕容萱知道,要是自己回不知罪的话,可能真要见阎罗王了,她伏下头行礼回答:“奴婢知罪。”

太后看到安轻儿认真的样子,叹了口气,叫他们带了下去,而躲在屋后面的常妃牙痒痒的,手心抓的紧紧的:这也弄不死她,看来我要自己出手了。

常妃身后的小秋看着满脸怒气的常妃:“常妃娘娘,我们怎么办?”

常紫琳哼了一声,头上的那些珠花好像也在伴随着她的心情那样生气的感觉,不停的晃着。

黄昏下,慕容萱看着天边的那落日,红色的余晖照在她的身上,她此时的心情不知道如何去形容了,因为辛者库她是最不想去的地方,可是又能怎么样呢?

紫罗阁。

常妃的婢女小秋听到了太后宽恕了慕容萱,她非常的生气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对慕容萱的恨,不,应该说是妒忌,她是忌妒慕容慕:安轻儿,有那样的好命,一进宫就是以皇后的头衔与祁祯完婚,现在被贬了,太后也是一样,对她好,对她那么的宽容,常妃心里别扭着:安轻儿,你休想有命待在这皇宫,等着翻身的机会。

太后知道常妃还没走,她坐在凤椅上,端起一杯茶,向着她的寑宫后面喊: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还没走。”

太后乌氏纳兰用嘴吹了吹茶水,再慢慢的喝着,常妃走出来,看着官吏压着安轻儿往辛者库去了,她才回过头来向太后行了礼。

太后放下那只有凤凰图腾的杯子,看着常妃一脸愁眉的样子,冷笑了一下说:“常妃,你是不是觉的额娘对安轻儿罚轻了?”

常妃连忙又揖手,不敢抬头看着太后,回:“不,额娘说一就是一,琳儿我没意见。”

“哦。那就好,琳儿,你要知道,安轻儿是太皇上宫臣之女,我也明白这道理的,我们不能说把她处死就处死,要顾全大局呀。”

“儿臣明白,额娘,你也折腾半天了,我看您休息下吧,儿臣先行告退。”常妃压抑着心里的怒火,与太后道了别,回到了紫罗阁。

阁内,两父女正在为安轻儿的事而商讨着,常温接到小秋送来的书信,就马上从温府赶过来,他觉得自己的女儿要是攀上枝头当凤凰,那么他就一生无忧了。

常温用手摸着他那花白有三寸的胡须,一字眉梢紧绷了一起,眼睛里充满了杀气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办法,来到高贵中又隐藏着几分心机重重的常紫琳身边,伏在她的耳边,吟吟几句,让常紫琳听了,哈哈大笑,那笑声很刺耳,很痛快的感觉,在一旁的小秋她看着常妃那张美丽中又带有龌龊的笑脸,让她从心里发毛了起来。不过她还是觉得常妃将是成就大事的人。

常紫琳与常温到底想做什么?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?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,让人感觉到将会有大事情发生的样子,常紫琳的眼神中透露出了胜利的喜悦,常温也随着一起发笑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对父女的原因,天上的太阳好像躲了起来,不想看这些人的嘴脸,但是深宫似海,谁也不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辛者库。

慕容萱被捉回来了,她经过了西园的门口,看了看里面的情景,还是像以前那样安静,没有人会到那里去看一眼曾经风光过的那个女人:刘老贵妃。慕容萱觉的自己要是一直在这待下去的话,或许在这深宫殿过的将会是自己了。

身后的官兵催促着慕容萱快点走,慕容萱看了看周围的一花一草,心想自己有空了,一定去看看那刘老贵妃身体好些没有,然而她又一次的失踪,让祁祀与小麦都觉的慕容萱怪怪的,总感觉她来也像风,走也像风,两个人正在慕容萱睡过的那房里走来走去的。

小麦坐在桌子上,看到那盛着的那盆点心不见了,她看着英俊外表的祁祀,心里有点蹦蹦跳的感觉,轻声着:“王爷,你说萱姐姐是不是来像风走也像风?我们怎么不知道她去哪了?她来的时候就很快出现,走的时候也很快,真奇怪。”

祁祀看着小麦那张水嫩嫩的脸蛋,柳叶唇的她说:“不可能,你刚才说这桌子上有一盆点心,是不是?”

“对呀!我就是想去拿个盒子装的,回头就不见人了~”小麦回想起那时候的情景。

“那她会去哪?难不成把点心拿回房吃了?小麦,你回房看看,我去外面找找。”祁祀说完,转身就离开了大厅。

颖王府的每一个角落都寻遍了,也没见着慕容萱的踪影,却不知此时的慕容萱已经在辛者库的大门前了。

慕容萱回到了辛者库的门外,抬头看着那门上的那几个字:辛者库。心想:总有一天,我会离开这里的……

慕容萱抬头看着辛者库的那个牌匾,她不知道自己再次回到这里,还会不会有命再走出这里,深宫的戏她看的可多了,尔虞我诈的生活,她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最惨剧的就是生活在这个宫殿深院了。

《穿越之皇后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百花未影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萱,闵慧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百花未影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穿越之皇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萱,闵慧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穿越之皇后

穿越之皇后

作者:百花未影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百花未影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慕容萱,闵慧兰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百花未影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穿越之皇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慕容萱,闵慧兰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