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夫君是只老狐狸txt 免费试读 夫君是只老狐狸69文

夫君是只老狐狸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是挽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金玉兰,少歌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挽月翻起白眼:“人家都是凤求凰,像我这样腆着脸皮求欢还屡屡遭拒的,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了。” 少歌瞠目结舌:“还有什么话是你不敢说的

阅文集团
|更新:2020-09-22 07:13:1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是挽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金玉兰,少歌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挽月翻起白眼:“人家都是凤求凰,像我这样腆着脸皮求欢还屡屡遭拒的,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了。” 少歌瞠目结舌:“还有什么话是你不敢说的

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免费试读

挽月翻起白眼:“人家都是凤求凰,像我这样腆着脸皮求欢还屡屡遭拒的,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了。”

少歌瞠目结舌:“还有什么话是你不敢说的?”

略一想,醒悟过来,他阴险地眯缝起眼睛,吊起一边眉毛,“啊…报复我方才捉弄你?小二,我是不是忘记告诉你,玩火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手臂一探,重重揽住她的腰。

她果然慌了:“你…别乱来,我…我病着哪!”

“我轻点,没事的。“

头一探,衔住她的下唇,用牙轻咬。

“嗯?”他的声音低沉带笑。

她真慌了。脊背再一次开始发热,比喝了金玉兰酒还要热得厉害,呼吸又急又乱。

“小二,如果我没听错,你刚才是说求欢?嗯?”他乘胜追击。

“不…没…我错了…我投降!”

他愉快地弯起月牙眼,拦腰抱起她向床边走去。

“喂,我已经投降了。”

他脱下她的鞋子,摘下她头上的银簪,凝神看了看,放在床边的架子上。然后把她抱到床里侧,自己脱了外袍躺在她身边。

“这样怎么睡?衣服脱了。”

“嗯?!…哦。”她学着他脱掉了外面的棉布裙。

他拉过薄被罩住二人,轻轻拥着她。

“小二,其实许多很好的爱侣都是长长久久的,譬如我的父母。父亲曾说,如果遇到那个命中注定的女子,第一眼就会觉得她眼熟,再闻到她身上独一无二的香,那就没错了。他说的便是我母亲,他只有过她一个女人。我想,大约他这一生也不会再有别人了吧?”

挽月见他神情认真,不由点了点头,郑重其事地答道:“我也这样想。他们真的很好,神仙眷侣一般。我十分羡慕,当时还想,做他们的亲人一定很幸福,可惜自己没有那样的福气。”

“傻瓜。你当时若是肯告诉我你是谁,那次回歧地,我们正好成亲。”

“这样都行?”

“为何不行?”

她把头埋在他怀里,笑个不停。

“小二,我和父亲一样幸运。我也遇到了你,命中注定的你。我们会一直这么好,年年岁岁。”

“嗯。一定会的。”

“既然轩辕无邪此时送上门来,正好帮你脱身。”少歌一脸阴险。

“你对我那么好,对别人却很坏。”

“我想对你坏,是你身体不允许。”

“……”挽月红了一张脸。

他正经的时候,她还敢口无遮拦。他稍微还击,她就羞得恨不能钻进他胸口躲起来。

“怎么?向我求欢的小二哪里去了?”

完了,成了一辈子洗刷不掉的污点了。

“睡吧。迟点我让李青过来接你回去。”

“那你呢?”挽月可怜巴巴抬起眼睛。

他冷笑:“今日我借口上风月楼有要事,摆脱了轩辕无邪纠缠。若我所料不差,她此刻或许就在外边苦守着,大约明日会邀我参加一些花会酒会?而我见她诚意万分,大约也不忍拒绝?”

挽月扶额:“对你用套路实在是自寻死路。”

“何谓套路?”

“呃……圈套和路数!那怎么办呢?你会答应吗?我想想,就要重阳了,应当是重阳花会。若是以歧地福金菊作为主花卉,再请一道圣旨,让你这个世子代歧王主持花会,你就没得逃了。李青可以代你行事,但无法代你父王行事。”

“小二,你心中似有套路万千。”

挽月大窘,聪明人就是不一样,瞧这活学活用的!

“我心中只有你呀。”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见。

正对着他的心口,他的心上要是长了耳朵,应当是能听到的。

闭上眼睛,甜甜的,黑黑的,很安稳。

第一缕晨光照进来。

空气中翻飞着薄尘,他静静看着她。

她的脸上挂着笑,呼吸均匀,依旧把双手放在他的胸前。

在这初升的纯净的晨光中,她脸上细细的绒毛纤毫毕现,黄腊遮不住双颊淡淡的粉红。

他忍不住低下头,轻轻吻了吻她的侧脸。

然后他惊奇地发现他吻过的地方慢慢氤氲出淡红色来。

嗯?

嘴角一勾,埋下头,亲吻她的颈。又红了。

他眼中闪烁起稚童发现新奇玩具的光芒,拉开她的衣领,亲吻她的锁骨。

衣服下面没有涂黄腊,白皙的皮肤泛红更加明显。他看着她嫩白的肌肤上缓缓绽开一朵红,就像花儿绽放。

他把手悄悄探进中衣里面,覆在她腰间。感觉到手下的皮肤慢慢变烫,他知道那里也红了。

大约是热了,她动了动,踢开被子。

他伸手去够被子时,眼角一跳,定在她腰间。那里被他掀开了衣服,露出一截亮白的腰身,他的手覆过的地方微微泛红。

他想到一件很要紧的事。

宫中的嬷嬷都是老人精,看一眼便会知道自己这一夜究竟有没有纵情过。

嗯…为了大计…嗯…轻点没事的。

旭日初升,万物复苏,天地间朝气蓬勃。轻轻把她点燃,想一想,都叫人情难自禁。

他这样想着,也这样做了。

做贼一般偷偷脱去她的衣裳,把手肘撑在她身旁,抿着嘴唇坏笑着开始偷食。

挽月睡梦中感到有些奇怪,不由轻哼了下,扭动身子。

突如其来的刺激险些让她身上的人失控。

他握住双拳,咬牙喘了会儿粗气,等到她重新沉沉睡过去,又继续偷食。幸好金玉兰酒有安神镇定作用,她并没有醒。

她若是醒了,对上她温柔缱绻的眼神,听着她娇声软语,怕是要控制不住。

她的身体承受不了。

果然,她整个身体慢慢变红了。先是淡淡的粉红,颜色很快加深,额头上出现晶亮的细小汗珠。

她的呼吸变得很急促,眉头蹙起,微微张着嘴,终于一声轻唤:“少歌……”

他以为她醒了。正想说话,发现她眼皮没动,身体已经软软瘫在被褥间。

“梦到是我,算你老实。”他淡定道。

眉里眼里藏不住笑意。

跳下床,翻箱倒柜找来丝帕给她擦了擦,帮她穿好衣裤,顺便摸了盒胭脂,胡乱往脸上印了几处,然后穿戴整齐,一步三回头出了阁楼。

到了前厅,遇着打着呵欠正要去歇息的凤娘。

“七公子昨儿来了?!”

“嗯,”他扬了扬下巴,“昨儿的姑娘我很满意。”

凤娘疑惑得呵欠都变形了:“怎地想不起来给七公子安排了哪个姑娘……”

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挽凝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金玉兰,少歌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挽凝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夫君是只老狐狸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金玉兰,少歌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