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一念悲欢什么意思 男妃文 一念悲欢许君卿总攻

一念悲欢许君卿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火爆新书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是花轻酒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蔺若,宣国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只是下一刻,他于我的惊艳便荡然无存,不犹暗自懊恼自己的掉以轻心。 剑锋不偏不倚抵于颈前,简洁的动作由他做的行云流水,优雅至极。而

阅文集团
|更新:2020-09-21 21:17:4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火爆新书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是花轻酒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蔺若,宣国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只是下一刻,他于我的惊艳便荡然无存,不犹暗自懊恼自己的掉以轻心。 剑锋不偏不倚抵于颈前,简洁的动作由他做的行云流水,优雅至极。而

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免费试读

只是下一刻,他于我的惊艳便荡然无存,不犹暗自懊恼自己的掉以轻心。

剑锋不偏不倚抵于颈前,简洁的动作由他做的行云流水,优雅至极。而他却垂眸陷入沉思,鸦长的睫毛轻轻扑闪。我一动不动地凝着他,生怕一不留神便小命不保。只见他作若有所思状,淡漠中透露出几许微薄的在意,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。“你可是端国质女?”

可想这些年来我小心翼翼,不曾得罪过什么人。此人既是刺客,莫非是奉命刺杀我的?不如先看看情况再说。

我重重地摇了摇头,咽了口口水,趁他失神之际,食指将剑向外推了推。“我平日里最不喜的便是端国而来的质女,你怎么会觉得我是那端国质女?那般祸国殃民的模样可不是我们一般人可匹及的。”毕竟谈论的对象是自己,我说着说着不犹心虚地低下头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他的黑色夜行衣被尽数震破,显露出一袭华贵的白衣。黑发随意披散着,一副洒脱不羁的模样,不尽的清冽气息扑面而来。

很显然,我预料错了。我的话音刚落,他的剑便已微微深入我的颈项,长剑刺痛皮肤的感觉令我不犹倒吸一口气,我仿佛感受到隐约渗出的几缕血丝。

我隐隐听见他说,“那你更该死了~”

我惊恐万分,尖叫出声,旋即被捂住双唇,他伏在我的耳畔,低低说道:“别闹。”我登时失声,只想远离他,他见我不再叫闹,也隔得远了一些,我这才观察到,他不知何时已将剑归于剑鞘。

我将心一横,怒气冲天。“喂!你有没有礼貌,我好歹也算是你半个救命恩人。”岂料他冷笑一声,转身欲走。我使劲全身气力揪住他的袖子,顾不得什么仪态万千,咬牙切齿道:“留下姓名,日后算账!”

他饶有趣味地瞟了我一眼,忽尔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既是救命恩人,不如做全套功夫,替我绾个发吧。”我正欲严词拒绝,下一刻剑又重新抵在我的颈前,方才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。却还想垂死挣扎一番,“男女授受不亲!”他冷笑,“刀剑无眼。”我顿时语塞。

半晌,他的发便被我倒哧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男式发髻。他复又冷笑道:“惨不忍睹。”

惨不忍睹?惨不忍睹!

“你你你你无耻!可怜我从小到大无人问津竟然还要遭受你的恐吓!”我蹲下身噼里啪啦开始掉眼泪,原本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他。岂知泪水竟如决堤的河水一般,浩浩荡荡,如何也止不住。

“好了,不哭不哭。”他慌忙间蹲了下来拍了拍我的背,“我错了还不行么?”知道错了就少得瑟,我立刻换上一副笑颜,变脸比翻书还快。“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”

“你”未待他第二个字落地,我便呛了他一口,“我什么我。”我站起身来,只觉一阵晕眩,身子控制不住地坠了下去。思维的最后一刻,我在想,完了,这么倒下去应该会很疼吧!

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晃醒,睁开惺忪的双眼。正巧看到蔺若放大的脸。

“然儿,你怎么不睡在榻上?”蔺若好奇地问道。

我一个激灵登时清醒,嘴角勉强勾起一个弧度,脸不红心不跳,尴尬一笑“昨日乏累,一不留神便睡了过去。”

“那小姐,这簪子是怎么回事?”蔺若指了指我的手。

簪子?我感到右手有些麻,似乎握着个什么物事。乍看之下,猛然一惊。栩栩如生的梅花,细致入微的纹理,还有若有若无的清香。这是…那个嚣张的男子留下的?这般名贵,看来那位刺客兄也不算太无情了。我将梅花簪放入怀中,这才抬头冲蔺若微微一笑,继续瞎诌道“这是我昨晚在门口捡到的,觉着好看便收了。”

“哇!小姐,你不会骗我吧?”蔺若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晃得我心肝疼。

我抬手便是一个爆栗。“当然…不会。”心中补了句“才怪。”默默地欺骗了蔺若,这感觉,嗯…有些独特。

“小姐,奴婢听说宣国的公主与当今世子结了亲,今日要到,晚间宫中便会举办盛宴为这位如花似玉的公主接风洗尘。”

凌国真是喜欢四处结亲。

我心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,自己都不免有些吃惊。

“那敢情好,不过我们大概是去不了宴席的,你恐怕要失望了。”毕竟身为质女,一举一动都受着监视,若不是自己这么多年表现的极为乖巧,王上怎会撤去监视。

“小姐,你可以去和世子说说。世子待你那样好,定然会想方设法满足你的心愿。”

我眼皮猛地一跳,不提这人还好,提了我便觉闹心不已。

想来,我与凌国这位世子的缘分,是要追溯到八年前了。

八年前。世子凌漾八岁,我六岁。

 几个浣衣局的宫女欺负我年幼,趁千姑姑不在,故意将我带到一处偏僻的地方,自己却先走了。说不害怕是假的。我独自一人走着走着,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,忽然看见了一片紫竹林。有朗朗的读书声传来。

 “人之初,性本善…”是一个软软的男童声,只是不断重复着这六个字。

 “人之初…”小男孩似乎有些苦恼,又忘记后面的内容了。

 我循着声音往里行去,正巧听得此处,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,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处境,直直开口“笨死了,笨死了。”

 “你是何人?”那男孩黑了脸,叉腰问我。

 “我吗?”我指了指自己。盈盈笑道“我是一个姑姑的孩子。”

 男孩的气焰更盛了,“一个姑姑的孩子竟然还敢嫌弃本世子,今日看本世子怎么收拾你!”

 “世子?”我一副惊愕的模样,却不是被吓的。

 不过那位世子甚是满意我满脸惊吓的样子。

 “罢了罢了,师父教导过本世子,好男不和女斗。今日便饶过你。”

 他拿着书走了。

 我依旧停留在原地,正在苦思冥想。“世子是什么?可以…吃吗?”见他走了,立刻跟上他的步子,“世子带我一起走!我一时贪玩迷了路…”

 我最后安然无恙地回去了,顺带着去世子的寝宫喝了口茶。惹得几位宫女姐姐望向我的眼神羡慕中夹杂着愤恨。都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扔过去,命没有丢,竟然还让我捡了个世子。

 而我依旧悠哉悠哉,浑然不觉。

 “小姐,快回来!别再跑了,会出事的!”姑姑一边追着前面粉雕玉琢的小姑娘,一边着急地大喊道。

 那时的我方过六岁生辰,生性懵懂,只知自己是端国送来的质女。却不知质女是个什么活儿,姑姑因此替我受了不知多少责罚,如今想想,有些怨怪自己的痴傻。

 我一路狂跑,却不小心冲撞了王后的凤撵。我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,隔着帘幔朦朦胧胧看见一位盛装华服的女子。

 “是你吗,娘亲?”我傻傻地问出口,却酿造了不可挽回的结局。

 “大胆质女,竟敢冲撞王后凤撵,如今竟不知悔改,口出狂言,王后娘娘岂是你这等人可随意说道的。来人,掌嘴!”嬷嬷在一旁使劲煽风点火,两个奴才模样的人立刻架住我。

 “且慢!”姑姑风风火火地赶到,看到这架势便明白了具体情况,使劲剜了我一眼。这才开口“原养心殿宫女千絮拜见王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质女年幼,若是言语间有失礼之处,还望娘娘莫要见怪。都是奴婢教导无方,若是要罚,便罚奴婢吧!”

 王后温温柔柔地笑了,望向我的眼神却像含了针,刺得我体无完肤。听到那声养心殿,神情有些扭曲。“陛下竟让身边的人去照顾那贱人生下的孩子。”眯眯眼“讨罚?先赐你五十大板!”

 千絮一怔,绝望地笑了笑。“千絮多谢王后娘娘大恩大德。”

 王后朝身边使了个眼色,下手的人立刻会意。一板一板打得极重,我没有办法坐视不理。朝她破口大骂。“我是端国来的质女,你们不能这样对我!若是伤了我或是我身边的人,便是在伤两国和气,王上不会允许你这样做!快停下!”我试图拦住下手的人,却被两个宫女用力架住,动弹不得。

 王后拨开帘幔,下了凤撵,向我走来。她并不美,却因雍容华贵的气质而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“质女?”她笑得欢了,蹲下身,狠狠攥住我的下巴,“知道你口中的端国究竟有多无能吗?只要凌国想要的东西,它就得乖乖呈上。你在这里如何,端国不会在乎。无论怎么折腾你,只要你还留着一口气,端国便说不得什么。”

 她撤回手,用锦帕仔细擦拭着。起身道“可惜了这张还没有完全长开便已经令人难以忘怀的脸,竟比你那祸国殃民的娘亲更美上几分。”

 “你胡说!我不允许你诋毁端国和我娘亲!”我歇斯底里地呐喊。

 “娘娘,她晕过去了。”有一位宫女怯生生开口道。

 “用水泼醒,继续打!”王后冷漠开口。

 “不要再打了,她会死的!”泪珠在眼圈里打滚,我强撑着不让它落下,话语中多了一丝哀求。

 “然儿…”被一盆水泼醒后,千絮气若游丝的声音传来。

 她从不唤我璃儿,因为她怕我离开。

 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,“没关系的…”

 眼泪终于不受控制“啪啪”地落了下来。

 五十大板,终于在王后的坚持下实施完毕。

 我用尽全身力气拖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千絮,头也不回地走。可是王后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。

 “质女?”王后笑了笑,“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呢?”

 一个小小身影忽然冲了出来。“母后

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花轻酒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蔺若,宣国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花轻酒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一念悲欢许君卿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蔺若,宣国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