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情锁冷面君王》情锁冷面君王类似的小说 诱受 情锁冷面君王小顶

情锁冷面君王

架空已完结

《情锁冷面君王》作者:流年似水,架空类型小说,主角:南宫寂,白亦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我看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,这都快晌午了,我带你去这里最有名的酒楼——燕归楼,你一定喜欢。” “太好了!”踏雪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北京新浪阅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|更新:2020-09-19 21:09:4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情锁冷面君王》作者:流年似水,架空类型小说,主角:南宫寂,白亦远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我看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,这都快晌午了,我带你去这里最有名的酒楼——燕归楼,你一定喜欢。” “太好了!”踏雪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《情锁冷面君王》免费试读

“我看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,这都快晌午了,我带你去这里最有名的酒楼——燕归楼,你一定喜欢。”

“太好了!”踏雪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想不到燕归城的繁荣一点也不输给皇城,这里华府林立,家家富庶,想不到南宫寂寒将这里管理的这么好,踏雪心里对他更是倾慕。

到了燕归楼,踏雪更是目瞪口呆,一座堪比宫殿的楼宇矗立眼前,黄色琉璃瓦,红色金丝砖,雕栏玉砌,掩饰不住的华美与尊贵。

“快进去吧。”白亦远看着她痴傻的样子笑着说,如果让她知道这楼是南宫寂寒一手建造的,她是不是会更痴迷,

雅阁里,幽香弥漫,陈设倒是与流月山庄有几分相似,白亦远点的都是踏雪喜欢的菜色,燕归楼果然名不虚传,端上来的菜道道色香味俱全,踏雪早已忍不住端筷品尝起来。

突然隔壁厢房里传来熟悉的男声,

“你真的找到玉致了吗?”话语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,这声音踏雪再熟悉不过——是南宫寂寒。

“王爷是怀疑在下吗?”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屑,

“本王自然不会怀疑盟主的办事能力,只是既然找到她了,为何不带来?”同样冰冷的声音质问道,

“王爷不会忘记我们的交易吧,我要的人呢?”

“本王自然没有忘记,你要谁?”

“你的王妃兰踏雪,也就是现在的雪妃。”声音不紧不慢带着志在必得的意味。

踏雪脑海轰鸣,要她,为什么要她,玉致又是谁?

白亦远也眉头紧锁,屏气聆听着。

隔壁片刻的沉寂过后,南宫寂寒的声音响起:“除了她你要谁都行。”

踏雪的心猛然一震,他不会拿她做交易的,不会的……

“除了她,我谁也不要。”坚定、挑衅、不容忽视的霸道。

又是一片沉默,半响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,

“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到底要谁,”狂狷的语气又补充道:“王爷该知道我想要的东西都会弄到手。”

“三天后本王会在这里等你。”

踏雪的脸色早已惨白一片,虽然南宫寂寒现在没有答应用她交换,但三日后呢,毕竟他犹豫了,不是吗。昨夜的情深还在眼前,不禁苦笑真是世事难料啊。

白亦远有些心疼的看着她,“想哭就哭出来吧。”

踏雪垂下眼眸:“为什么要哭呢,我很少哭,哭也不解决问题。”

白亦远眼光深邃:“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,我会帮你——不遗余力。”

踏雪看着他,很努力的想挤出一抹欢笑,可为什么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,因为此时心里太苦太涩……

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里,正遇上秋歌来送药。

踏雪看着她。淡淡的说道:“你在这府里几年了?”

“回雪妃,三年了。”

“那你知道一个叫玉致的女子吗?”

秋歌疑惑的看着她,“只知道是一个对王爷很重要的女人,但从未见过。”

很重要的女人?原本以为他只是不会去爱人,原来他只是不会去爱自己,原来他的心里早已有了一位佳人。

踏雪嘴角一抹苦笑,一如她刚刚喝下的药,苦到了心里。

秋歌看着她,眼里是心痛还有纠结,又或许这世上有太多的情非得已,到底又该去责怪谁呢?

三天有时候就如白驹过隙,你越是希望时间可以走的慢一点,它越是过的飞快。三天来南宫寂寒没有看过她一眼,或许结果已经明了。所以当南宫寂寒说要带她去燕归楼时,她甚至什么也没问,只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。

一路上,除了沉默还是沉默,一如回到了当初。经过三天的思考,他最后的决定是放弃她!

是的,南宫寂寒不断的告诉自己没有女人可以和玉致比,即使是她也不行。他也不会为了她在这个紧要关头和煞血盟结下恩怨……

生平第一次南宫寂寒感到自己很自私,在她面前,自私到无地自容,自私到没有勇气正视她的眼睛。

还是三天前的雅阁里,冷君夜带着宋玉致早早的就到了,

“王爷果然还是来了。”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。

踏雪闻声望去,心中一惊,眼前男人不就是在皇城救过她的面具人吗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南宫寂寒并未发现她的异常,因为此时他看到了宋玉致,这个魂牵梦绕了三年的恋人,下一刻,粉面的少女扑进了他的怀里,梨花带泪的面庞任谁都要怜爱三分。

“寂寒哥哥,我以为这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冷君夜拍着手站起身,“真是感人至深啊,王爷为了宋小姐果然什么人都不在乎啊!”说完转身看向踏雪,“王爷应该告诉你了吧,你已经是我的人了……是作为我找到宋小姐的犒赏!”嘴角有一抹邪恶的笑意。

犒赏,真贴切,为什么早已经知道了事实,此时此刻心却还是很痛,真的爱上了吧,否则又怎么会被他伤到呢?

苦笑着看向南宫寂寒,四目相视,多少惆怅,相逢相知相许,竟似红尘一梦。

她的目光有一丝忧郁,又带着一缕伤感,让人心痛,南宫寂寒别开眼,坚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“他说的没错,你和玉致本王只能选她。”

一旁的宋玉致听到南宫寂寒的话,更加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,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与喜悦,这样的男人一心只为她,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也不过如此吧。

踏雪的心好痛好痛,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喜怒哀乐,可遇到了他,人生百味便接踵而来。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刚想转身,喉间抑制不住的腥甜一涌而出,只觉得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……

冷君夜赶紧扶住踏雪,瞥见她嘴角黑色的血迹,转头看向南宫寂寒,眼里是逼迫的寒光,

“她怎么会中毒?”

南宫寂寒心中一惊,再看看踏雪惨白的脸和吐出来的黑血,剑眉紧蹙,她肯定是在府里被人下毒的,“本王要带她回府。”

“凭什么,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人了。”冷君夜冷冷的说道,转身将踏雪抱起准备离开,

南宫寂寒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踏雪,不禁握紧了拳头,原来放弃她竟是这样的难受,

“我府上有神医,她中了七夜草,难道你想要她死?”

冷君夜猛的僵住脚步:“你说她中了七夜草?”

“是的,她的指甲紫青,毒已侵入血液……”

冷君夜面色凝重,现在她的命最重要。

白亦远几乎是一路飞奔着赶过来的,因为他得知踏雪中了七夜草,一个时辰后就是神仙也救不了。可是在诊治完踏雪之后,白亦远的脸色更差。

“怎么样了?”看见白亦远走出来,南宫寂寒和冷君夜异口同声的问道,

白亦远看着这两个男人,摇了摇头,“她中的毒竟不是普通的七夜草,而是由七种连我都不知道的毒草精炼而成,除非找到下毒的人,否则——无解。”

南宫寂寒眼里闪着寒光,转身对清风说道:“本王给你半个时辰,把下毒的人找出来。”

清风领命退下,半个时辰对他应该够了。

卧房外面三个男人沉默的坐着,冷君夜看着南宫寂寒忧虑的面孔,心中有一丝疑虑,他还是在乎她的,否则又怎么会这么紧张呢。

这时,玄霜突然从里面跑了出来:“白大夫,不好了,小姐她又吐血了。”

白亦远冲进卧房,只见踏雪素白的衣裙上都是黑色的血迹,上前捏住她的手腕,眼神突然闪着光亮还有不可思议的震惊,她的毒竟不药而解了!

白亦远震惊的看着她,当今世界拥有如此神奇体魄的人不该出现在这里……

“她到底怎么样了?”南宫寂寒不耐烦的打断了神游的白亦远,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她。

白亦远抬头看向他,脸上已是一派轻松,“她的毒解了。”

南宫寂寒和冷君夜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“怎么可能,她明明中了七夜草……”

“依我的经验,可能是因为她从小尝遍百草,所以她的血液可以抵制各种毒药。”白亦远并不想告诉他们实情,有些事情他还要进一步证实。

虽然这理由有点牵强,但眼下踏雪没事了,两人都不禁叹了口气。

南宫寂寒看向冷君夜,“盟主一定非她不可吗?”

冷君夜眼眸微眯,“怎么,王爷是后悔了吗?但再让你选一次,你还是会选宋玉致,她在你心里永远也只能排第二,不是吗?”

南宫寂寒竟无语回应他,是的,再选一次他还会选玉致,毕竟是十几年的誓言又怎么可以轻易被弃。

看着他沉默不语。冷君夜不禁冷笑:“果然被我说中了,所以你不配拥有她,她该值得更好的男人。”

如果他一心一意的爱她,自己又怎么会拆散有情人呢?

南宫寂寒俊颜阴沉,“本王从来不缺女人,你若不放本王也不会强求。”

《情锁冷面君王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流年似水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南宫寂,白亦远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流年似水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情锁冷面君王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南宫寂,白亦远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